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首页快讯正文

皇「huang」冠最新『xin』登陆网址(www.22223388.com):洗脑、下药、酷刑……美国中情局人体实验“没『mei』下限”

admin2022-01-1414

  摘要:美国如今在全球25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200多个生物实验室,2020年就有乌克兰政党指控美国在乌克兰境内的生物实验室存在人体实验。还有多少罪恶不曾被揭发?这背后可能的隐情令人细思极恐。

  近日,丹麦广播公司(DR)播出的一部纪录片《寻找自我》,揭露了上世纪60年代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秘密资助一项人体实验的“黑历史”。在这项长达数十年的人体实验中,311名丹麦儿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用作精神分裂研究的试验品。DR还披露,当人们试图调阅相关材料时,存放有部分研究资料的丹麦格洛斯楚普精神病学中心开始销毁这些文件。事实上,这起令人震惊的儿童实验,不过是美国人体实验的冰山一角罢了。

  从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在超过20年时间里,美国还曾开展过“MKUltra计划”,该计划试图实现精神控制,也就是“洗脑”。该计划包含有超过100项人体实验,手段之残忍令人毛骨悚然。《 *** 》、《 *** 》、英国《卫报》等媒体均对这件骇人听闻的丑闻进行了报道。

  美国人认为,精神控制技术大有可为,可以用来控制人类思想、训练间谍并抵御别国的侦查,当然,还可以作为刑讯手段以有效获取情报。为此,中情局在国内外展开实验,即“MKUltra计划”。其中,MK为中情局技术服务处的代号,而Ultra则意为绝密。为开展研究,中情局秘密支持了80多家机构开展相关实验,包括大学、医院、监狱和制药公司。

  “洗脑”听起来多少有些魔幻,中情局打算如何下手呢?美国记者史蒂芬·金泽尔(Stephen Kinzer)长期研究MKUltra计划,并著有《首席毒师:西德尼·戈特利布以及中情局寻求精神控制》一书,他在接受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采访时披露,该计划的负责人西德尼·戈特利布(Sidney Gottlieb)认为“洗脑”应当分两步走:第一,你必须毁掉(实验对象)现有的思想意识;第二,你必须找到一种方法将新的思想插入到形成的空白中。但是,第二步没有取得什么进展,第一步的研究倒是做了很多。

,

皇冠最新登陆网址www.huangguan.us)实时更新发布最新最快的皇冠最新登陆代理线路网址、皇冠最新登陆会员线路网址、皇冠最新备用登录网址、皇冠最新手机版登录网址。

,

  为了摧毁现有思想,实现控制对方精神的目的,中情局无所不用其极。药物的使用被认为是实现精神控制的有效手段。在这其中,无色无味无嗅但药效惊人的致幻剂LSD无疑成了主要角色。《卫报》报道称,戈特利布想要知道,一个人最多能服用多大剂量的LSD,会不会最终突破极限值让这个人的精神完全被摧毁?中情局曾向精神病人、囚犯、 *** 、吸毒者提供LSD,因为他们是“无法反抗的人”,《 *** 》还记录了一名肯塔基州的精神病人连续服用LSD长达174天的案例。

  此外,实验也瞄准了不知情的普通人。根据一份1977年美国参议院听证会的文件,中情局用自己的安全屋开了几家“妓院”,对被引诱来的人下药,他们在屋内安装了双面镜和微型话筒,方便观察对方行为、获得情报以及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并且,为了探索LSD对不同类型人群的效果,中情局还在正常环境中偷偷地对不知情、非自愿的对象使用LSD,例如将LSD混入酒水、香烟,而且实验对象涵盖各个层面。事实上,就连中情局的员工也成了实验对象。据《卫报》报道,弗兰克·奥尔森,一名对自己工作感到不安的中情局科学家,被戈特利布偷偷下药,数日后在酒店坠亡。然而,这些危险的实验并没有给中情局带来什么有价值的数据,LSD的效果被认为是“不可控的”。

  除了LSD以外,中情局也尝试了其他药物,包括 *** 、 *** 、麦司卡林等。金泽尔告诉NPR,在二战中,德国纳粹曾在其三大中心集中营之一的达豪集中营对致幻剂麦司卡林进行过实验,中情局便聘请纳粹医生来进行指导,探索这种药物对精神控制的作用。中情局还邀请纳粹医生前往美国德特里克堡,教授中情局官员沙林毒气的相关知识,他们想要了解沙林毒气将人置于死地要花多久。金泽尔表示,“MKUltra本质上是日本和纳粹集中营工作的延续。”

  MKUltra计划不止发生在美国本土。为了避免刑事起诉,中情局还在海外设置了秘密拘留中心,并在那里进行着更加极端的实验。金泽尔告诉NPR,这些基地分布在德国、日本、菲律宾,当地的中情局官员在逮捕敌方特工或嫌疑人,甚至只是他们认为的“可以牺牲的人”之后,便将他们送进这些秘密拘留中心,用种种方法折磨他们,试图让他们的精神彻底崩溃。另据《 *** 》报道,1954年,一个小队被派往海外,向某些能够“代表共产主义国家”的个体开展实验。

  从结果的角度来说,MKUltra计划进行得相当失败。实验对象有的失忆,有的成了植物人,就算有人确实招供了,证词的真实性也无从考证。实验的投入倒是十分巨大,根据1977年参议院听证会的文件,MKUltra计划共计花费了数百万美元。而MKUltra的相关人员终身没有受到任何惩罚。美国 *** 就连道歉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据《卫报》报道,1975年,那位被下药之后坠亡的中情局科学家奥尔森的家人计划对中情局提起诉讼,时任总统福特这才接见了这一家人,并致以歉意。事实上,美国 *** 更加希望能将之掩盖过去,当这项丑闻被揭露,中情局立即下令销毁相关文件,绝大部分原始文件均已消失。因此,在这项计划中究竟有多少人遭到折磨,究竟有多少人丧命,均已无从确认。

  隐藏在MKUltra计划里的罪恶不仅是过去式。美国如今在全球25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200多个生物实验室,2020年就有乌克兰政党指控美国在乌克兰境内的生物实验室存在人体实验。还有多少罪恶不曾被揭发?这背后可能的隐情令人细思极恐。

  (文/何所思)

【编辑:陈文韬】

网友评论